看天下奇闻异事趣事,揭秘世界奇闻怪事真相!

巴西愈来愈担忧南半球的冬季可能会助长COVID-19(新冠肺炎)蔓延

科技新知 2020-04-30 17:1397未知admin

2020年4月7日星期二,几个人在巴西圣保罗的维拉福尔摩沙公墓(Vila Formosa cemetery)埋葬一名死去的冠状病毒患者。 PHOTOGRAPH


2020年4月7日星期二,几个人在巴西圣保罗的维拉福尔摩沙公墓(Vila Formosa cemetery)埋葬一名死去的冠状病毒患者。 PHOTOGRAPH BY VICTOR MORIYAMA, THE NEW YORK TIMES VIA REDUX


(猎奇资讯网www.lieqiwo.com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ILL LANGLOIS 编译:涂玮瑛):新型冠状病毒是季节性的吗? 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但巴西为此深表担忧,因为他们是冠状病毒病例数最多的南半球国家。


巴西圣保罗──今年这里的流行性感冒疫苗接种行动变得更加急迫。 随着圣保罗州即将进入较冷的月份,民众也准备迎接秋冬的流感季节。 医疗专业人员尽可能为更多人注射流感疫苗,希望能藉此更快在具有流感与COVID-19(新冠肺炎)共同症状的患者身上辨识出COVID-19。


这种区隔方式可能非常重要。 巴西是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与死亡数最多的南半球国家,而截至4月16日为止,圣保罗则是该国最多病例的地区。 如今随着该地区的气温开始下降,大众也开始质疑,冠状病毒是否可能为季节性疾病,还有冬季是否会让疫情更加严重。


我们很难判断病原是否具有季节性,部分原因是病原内没有决定这项特征的基因信息。 此外,这种官方名称为SARS-CoV-2的冠状病毒株是新出现的病株,所以尚无足够资料供我们下任何结论。


圣保罗大学公卫学院的流行病学家安娜. 宝拉. 佐藤小百合(Ana Paula Sayuri Sato,音译)说:「它或许是一种季节性病毒,就跟其他呼吸道病毒一样,但在它首次爆发的此刻,我们依然很难知道病毒会如何表现。 」


目前科学家能通过导致每年冬天的普通感冒的已知季节性疾病,缓慢收集一些初步线索——这些疾病包括了冠状病毒科的其他成员。


关于季节性


现在我们仍不确定为什么有些病毒具有季节性循环模式,有些却没有,但有几项因素能协助许多病毒的传播威胁特别会在冬天出现。


普通感冒及流感等的许多呼吸性病毒,在较冷气温下更加稳定,这让它们能悬浮在空气中更长时间,并在物体表面上留存更久。


气温下降时,人们也更容易感染这些病毒。 干冷的冬季天气会导致呼吸道黏膜出现变化,使上呼吸道变窄,并让肺部下呼吸道湿润黏膜层内的水分蒸发。 这种状况会让许多呼吸性病毒更容易与那层黏膜结合,然后进入体内。


比起较暖月份,冬季也会使人花更多时间待在室内,这会导致体内维生素D浓度降低,进而可能增加感染疾病的机率。 维生素D能提升巨噬细胞及T细胞的功能,这两种细胞是免疫系统的成员,作用是抵抗试图进入身体的病原。


维生素D也有助于减少发炎──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生物学家凯瑟琳. 汉利(Kathryn Hanley)说:「发炎非常严重时会导致许多病毒性疾病,也会造成COVID-19病患的死亡。 」她正在研究受到气候影响的病毒,例如寨卡病毒及登革热病毒。 此外,缺乏维生素D可能损害肺输出,也可能增加呼吸性疾病的风险,包括气喘、肺结核、慢性阻塞性肺病。


季节性为什么可能很重要


即使今年的COVID-19病例数随着南半球进入冬季而显著升高,但光有这件事也无法证明季节性就是罪魁祸首。


因为有些已知的季节性病毒已经存在好一阵子,所以许多人已经对这些病毒产生抵抗力,足以让研究人员更准确地研究这些疾病的表现会如何随着时间改变。 不过,目前每个人都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在大流行阶段,这种疾病正透过这些所谓的未感染族群(naïve population)四处蔓延。 我们几乎不可能在这个阶段追踪疾病传播的季节性模式。


病毒学家玛莉尔达. 塞基拉(Marilda Siqueira)说:「我们会需要三、四年时间来了解这种病毒是如何表现的。 」她是里约热内卢的奥斯瓦尔多. 克鲁兹研究所(Oswaldo Cruz Institute)呼吸性病毒与麻疹实验室主任。


确认病原是否有季节性是很重要的,因为季节性可能会影响人们最终对病毒产生的免疫力,以及疫苗成品的作用机制。


对于流感或普通感冒,我们的身体无法像是对麻疹一样产生长期抗体。 如果人体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反应真的与流感相似,那么我们感染后获得的免疫力可能会在一年内逐渐消退。 这代表了即使今年感染冠状病毒,也无法预防明年的再次感染。 如此一来,如果冠状病毒疫苗真能问世,我们也需要每年接种疫苗。


目前我们能确定的是,新型冠状病毒已经显示出它比其他近亲更加危险。 最初的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在2003年出现,然后相对迅速地消失了;自2004年起就没再出现新病例。 不过塞基拉说,SARS的传染力根本比不上新型冠状病毒。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每个感染COVID-19的人都有可能传染给其他两人。 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疾病数学家在4月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则显示,真实数字可能是世界卫生组织估计的三倍。


汉利说,这种快速蔓延的现象有助于解释为何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比它的前辈们暴增得更快──以及为何COVID-19可能会比已知的季节性呼吸性病毒致命得多。 目前南半球国家只能准备迎战这场他们确定会恶化的疫情。


「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圣保罗大学的小百合佐藤说:「因为疫情高峰尚未到来。 」





猎奇窝 CopyRight© 2013-2020 www.lieqiw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