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奇闻异事趣事,揭秘世界奇闻怪事真相!

莱姆小镇、玛丽·安宁和侏罗纪海岸古生物化石的发现

科技新知 2022-01-10 10:52:00婧雯

莱姆小镇、玛丽·安宁和侏罗纪海岸古生物化石的发现


莱姆小镇、玛丽·安宁和侏罗纪海岸古生物化石的发现


(猎奇资讯网www.lieqiwo.com报道)据光明网-《光明日报》(作者:梅雪芹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倘若读过英国当代作家约翰·福尔斯的小说《法国中尉的女人》,有可能记得小说开篇描写的英格兰向西南延伸的狭长部分那个当地最大的港湾莱姆湾,以及被视为其名称之源起的古老小镇莱姆里季斯;也有可能回味小说的男主、那位虚构的古生物学家查尔斯,在昏暗、弯曲的科布堤上与黑衣女人邂逅的场景。如果还看过由此改编、拍摄的同名电影,更有可能将黑衣女人在那防波堤上对查尔斯回头远远一瞥的经典瞬间定格在脑海中。此景此情也勾连着本文所及的地方、人物和史实。


这地方,即莱姆里季斯或莱姆小镇及其坐落的莱姆湾;这人物,即莱姆小镇一个名叫玛丽·安宁(1799-1846)的女子;这史实,即玛丽·安宁关于侏罗纪海岸古生物化石的几次重大发现。因为这些发现,原本贫困潦倒、地位低下的女子玛丽·安宁不仅受到尊敬,被称为Miss Anning,在科学界尤其是古生物学和古脊椎动物学圈内人尽皆知,而且还享有“史上最伟大的化石采集家”之誉。现在,她的家乡莱姆镇每年都会举办“玛丽·安宁日”。


其实,自19世纪前期以来,关于玛丽·安宁发现古生物化石之事即存在不少谜思,其母亲甚至说过自己的女儿“是一段历史,也是一个谜团”。人们困惑的是,在一个男性主导的领域,贫寒女子玛丽·安宁为什么会有名垂青史的发现?对于这一问题,显然需要超越社会史尤其是女权主义的窠臼,深入到更具体也更宏阔的历史时空中去思考和探究。让我们从英语中著名的绕口令《卖贝壳》说起,其中几句说的是:


她在海滨卖海贝壳(She sells sea-shells on the sea-shore)


我肯定她卖的贝壳是海贝壳(The shells she sells are sea- shells, I’m sure)


因为如果她在海滨卖海贝壳(For if she sells sea-shells on the sea-shore)


那我就肯定她卖的是海滨贝壳(Then I’m sure she sells sea-shore shells.)


这个绕口令由英国歌词作家特里·沙利文创作于1908年,其创作受到了安宁的启发。它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一个基本事实:玛丽·安宁不同于历史上一般的古生物学家,她并非为了研究而是为了生计才去搜集贝壳和化石。即便如此,其搜集活动还是得到了高度认可。那么,如何理解她的活动和史迹?笔者认为,她之所以能够搜集化石并且有重大发现,还能引起人们的重视,是地利、天时、人和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位于莱姆湾的莱姆镇,在自然历史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里是英国侏罗纪海岸——一个以化石闻名的世界自然遗产的中心地带,玛丽·安宁便出生于此地。这个小镇的天然优势地位,外加风暴及海浪的冲刷和侵蚀,使化石裸露出来,玛丽·安宁才得以有惊人的发现。


其实,英国侏罗纪海岸远不只莱姆湾那一段,它西至德文郡东部的埃克斯茅斯奥科姆岩石群,东到多塞特郡斯沃尼奇老哈里巨石,全长153千米。那么,为何是莱姆的玛丽而非这海岸其他地方的什么人,譬如埃克斯茅斯的某个安妮率先发现那些古生物化石?而且侏罗纪海岸存在已久,即便莱姆小镇也有上千年的历史,为什么到19世纪前期才有这样的发现?显然,要理解与安宁相关的那段历史,还必须再次回到她所生活的那个地方和那个时代,进行更深入、细致的探讨。


据史料记载,莱姆于1285年建港,从13世纪末开始即成为英格兰的一个主要港口和造船中心,与法国保持着频繁的贸易联系。在16世纪晚期,此地是皇家海军迎战西班牙无敌舰队的场所。到19世纪初期,则因拿破仑的《大陆封锁令》和英法战争的影响而出现转折性发展,主要是本地海滨旅游业的兴起,从而使它较早地成为海滨胜地,供游人沐浴海水,饱览海景;特别是其海滨的海洋生物,使得人们兴趣盎然。于是,各色人等来来去去,有的还在这里结婚生子,扎下根来,玛丽的父亲理查德·安宁即是其中的一员。老安宁1793年9月从德文郡的克里顿迁来此地,以做木匠为营生,偶尔也搜集化石,并将它作为稀罕之物卖给海边游客,因此闻名遐迩,引得来自布里斯托尔、巴斯、牛津和伦敦等地喜爱收藏化石的各路人员纷纷叩门问津。


老安宁也将搜集、展示和销售化石的本领教给了儿女。在其1810年11月不幸身亡、孤儿寡母陷入困境之际,儿子约瑟夫和女儿玛丽先后发现了一块化石,并在1817年将其命名为鱼龙化石。尤其是玛丽,这个在15个月大时就曾遭遇雷击但大难不死、颇具传奇色彩的女子,后来凭借勇气以及支撑家庭的需要,一次次在悬崖峭壁上从事高度危险的化石采集活动,以至具有更多的发现,如1823年发现蛇颈龙亚目化石、1828年发现翼龙化石,从而在那个被称为“地质学英雄时代”的19世纪前期,赢得了不少专业或业余的化石搜集者的青睐。他们不断走进玛丽家的大门,讨论她的发现,购买她的化石。


玛丽·安宁可谓生逢其时,尽管她曾遭遇过不公正的对待甚至被诋毁,但也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有人买她的化石,使其在经济上得以解困;有人帮她记载和描绘她的发现,包括当地的地质学家和历史学家,使她的活动得以及时载入史册;也有人帮忙宣传她的生平事迹和发现活动,使得英国本土、美国以及其他更多地方的相关人士早就了解了她的贡献。而在离世之后,玛丽·安宁还“拥有了一小群铁杆粉丝,他们花了无数时间研究她的生活”,足见其发现海洋生物化石一事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关于其发现的影响和意义,19世纪中后期的科学界已有认知,主要是从打击了基督教《圣经》宣传的神创论以及时人信仰的物种不灭论等方面而论的,可谓石破天惊。我们今天讨论这段历史,试图强调的则是,19世纪前期莱姆湾边莱姆小镇上的玛丽·安宁等人在侏罗纪海岸发现古生物化石,不仅成为自然和人类历史上的重要事件,而且反映了长、中、短等多重历史时空有机交错的复杂情形——这是我们特别关注玛丽·安宁发现活动的初衷所在。


其中的长时空甚至超长时空,指的是漫长的地质时期及与此相关联的宏阔区域,它们远远超出了化石被发现的海岸和海湾,这是由化石本身反映出来的,它们由此成为认识地质史的一类材料;中时空,主要指的是海滨小镇的兴起和发展及其关联的周边地区,也包括英吉利海峡对面的欧洲大陆国家的历史,它们因海洋、海峡、海岸、海事包括军事活动而有机地联系并相互影响;短时空则指的是安宁及其家人,还有同时代其他有关人士与莱姆湾、悬崖、当地海岸和眼前的大海打交道的历史。就安宁及其家人而言,他们主要是为解决生计换取食物而不惜冒险采集化石,这背后反映了海岸居民靠海吃海的真实状态。同时代其他有关人士则包括莱姆本地的地质学家、历史学家、宗教人士和居民,以及远近而来作为游客的地质学家、博物学家、商人等,他们因各自的需要而与莱姆湾、莱姆镇和侏罗纪海岸或深或浅地打着交道。这三重时空因海洋生物化石的发现有机地交织起来,不仅成为时人的谈资,更成为今人了解与研究某类过往的载体。


总的来看,玛丽·安宁的故事集中代表了人与大海互动关联的一段历史,是海洋环境史的一个方面、一个主题。这段历史之中许多相关史实已被挖掘出来,其中不乏扑朔迷离的细节和渲染之处,也存在一些待解之谜。但无论如何,这段历史有助于我们探寻海洋作为生命起源之所的真相,理解海洋对人类及其历史和文化的重要性,进而思考自然与人类共同创造历史的意蕴。


《光明日报》(2022年01月10日14版)

猎奇窝 CopyRight© 2013- www.lieqiwo.com All rights reserved